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

再談曾健超投降

從今天的報導看, 曾健超放棄了三項定罪的上訴, 即是他並無提出過判刑上訴, 故此, 指責他怕加刑的講法確實不成立, 因為刑罰並非上訴的議題, 法官就算在判刑上訴有權在控方不申請覆核刑期的情況下加刑, 也不適於曾健超這宗案件。而且, 如果控方申請覆核刑期, 案件會排在上訴庭聽而不會在高院單一法官席前聽審, 這一點而言, 曾健超確實說出事實。

另一方面, 曾健超說過他自己計算過這5星期的刑期, 考慮到行為良好的折扣, 他大約會坐監31日, 那是判監1個月以上的最低消費。假設他行為良好, 他這講法也真實不虛。法例第234A章 《監獄規則》 第69條是關於減刑的:

69. 減刑

(1) 服刑中的囚犯如實際刑期超過1個月,可因勤奮及行為良好而按照本條的規定獲得減刑︰
但本條並不准許將實際刑期減至少於31天。

(2) 根據本條給予的減刑,不得超逾實際刑期連同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67A條(有關監禁刑期的計算)所須包括的羈押期總計的三分之一。
......

故此, 曾健超的說法也是正確的。就算原本不是判他坐監35天(5星期), 而是45天, 如果行為良好再加假期, 實際上也可以是坐31天。不論他放棄上訴的真正原因是甚麼, 單看原審主任裁判官羅德泉的判決書來評估, 我覺得定罪上訴成功機會渺茫。他這決定也不會影響7警上訴的結果, 就算他不放棄上訴, 提出的理據跟7警可以提出的理據也無關連。

有報導指7警打算申請保釋等候上訴, 我看成功機會也不大。保釋等候上訴的法律原則, 我以前討論過, 基本上依據英國上訴庭在R v Watton(1979)68 Cr App R 293裏所講

"... bail is granted only where it appears prima facie that the appeal is likely to be successful or where there is a risk that the sentence will have been served by the time the appeal is heard."

即是上訴成功的可能性及聽審上訴時會否服刑完畢,另外也會考慮被告一旦獲得保釋,會否棄保潛逃(likelihood of absconding)。

7警當然不會棄保潛逃, 但表面看來上訴成功可能性偏低, 即是unlikely, 而且服刑兩年, 行為良好加假期, 最少也要坐16個月。如無意外, 由申請上訴許可至正審, 也應該在16個月內完成。假設成功申請保釋, 最終上訴失敗, 就會變成斬件式坐監, 煎熬也拖長了。實際上看, 也要考慮上訴成功的機會, 申請保釋等候上訴, 並非一定有美好結果的, 曾健超就是一例。

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曾健超投降

曾健超預告放棄上訴, 我相信不會放流料, 明日高院聽審, 上到法庭就一清二楚了。定罪後曾健超提出上訴, 我當時不清楚他是對定罪上訴抑或連同判刑一起上訴。當他在7警案作供承認潑液, 我就知道只餘下判刑上訴了。那麼, 反正明天都要聽上訴了, 為何要放棄呢? 控方又沒認為他的判刑太輕而提出覆核, 在正常情況下, 就算駁回上訴法官也極少因刑期過輕而加刑的。我真的不解其意。看明日菜單, 上訴由Albert Wong聽, 黃官咁好人, 肯定不會主動加監。所以曾健超放棄上訴唯一的目的就是在建立形像, 顯示食得鹹魚抵得渴, 相反而言, 7警就定罪及判刑都會上訴。

當曾健超被定罪及判監的時候, 罵羅官是狗官的人, 罵法治已死的人, 又會不會走去九龍城裁判法院, 向羅官負荊請罪呢? 就算沒有這知恥近乎勇的勇氣, 至少也要自己掌自己個嘴幾下, 彌補一下亂吠的過失。

我在曾健超案審結後, 寫了這篇評論: 曾健超的5星期監禁, 說他刑期已偏輕, 上訴難以成功, 上訴只是推遲服刑時間, 真想不到他會投降。咁講到時特首選舉鬍鬚咪少一張票?

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暴徒的前途

黃台仰去區域法院旁聽暴動案的判刑, 他感慨地說社會和政府都需要反思, 明報即時新聞這樣報導:

「本土民主前線黃台仰表示,對有年輕人因熱愛這個家而負上代價、押上前途,感到非常痛心及悲傷,認為社會和政府應反思為何年輕人願意以代價大、相對激烈的方式走上街頭。」

從字裏行間看, 他所指的「社會」, 並不包括他自己, 不包括以激烈手段參與社會運動的人, 以及押上前途的年輕人。這「社會」是否包括那些倡議港獨, 倡議公民抗命, 承諾願意負責又走了數的一干人等? 反思, 在甚麼時候才反思呢?「不幸」被定罪才去反思, 僥倖脫罪就不用反思了? 反思是一個高尚的詞語, 講出來很容易, 做出來就虛無縹緲。因為悔不當初可能使人反思, 醒覺的反思也許有點意義。有些人反思自己怎會愚蠢到被捉到, 或者反思自己怎會笨人出了手。暴亂之後有誰反思過? 又會有人罵我不去體諒年青人, 總是幫建制去責難「黃絲」。我不會為此爭辯, 從佔領運動開始, 我已大肆批評策略上的錯誤, 盲撐小販的那位PhD, 我一早就叫佢慳啲。Big picture都不懂看, 就以為自己走在正義路上。嚮往在街頭篤魚蛋的浪漫, 就以為藉此經濟民生社會問題可以一併解決了。把無知的舉措帶入議會宣示, 只會帶來DQ的結果。

誰在反思, 誰在謬思, 總有不同的解說。有人認為抵抗暴政就要付出代價, 我請客你付鈔。有人認為年青人看不到前途所以甘冒頭破血流,  鎯鐺入獄, 孤注一擲, 擲出順手拈來的玻璃樽? 他們是為了前途而奮勇一擲, 抑或是在街頭亢奮盲目地擲走了自己的前途, 實在教人糊塗。糊裡糊塗, 又多了3個坐牢的暴徒。政府, 都是你的錯, 搞環保回收, 點解搞到四圍玻璃樽無人收, 咁就手隨時掟完又有掟完又有。又是社會的錯, 如果人人都高床軟枕, 前途似錦, 誰會上街頭破血流。神聖的頭破血流, 神化了的頭破血流, 所以黑社會也會為熱愛國家而劈友。

三年

想得我腸兒寸斷   望得我眼兒欲穿
好容易望到了你回來 算算已三年
想不到才相見    別離又在明天
這一回你去了幾時來 難道又三年

李香蘭、鄧麗君、蔡琴都唱過, 現在又多了三個伴唱。為了無知, 不曾反思, 是為魚蛋革命嗎? 一個好漂亮好正義的名堂。洩憤美其名為革命。七警在暗巷打曾健超一鑊尚且是對潑液作出教訓的洩憤, 暴行是為了幫襯街頭熟食受阻而教訓差人的洩憤? 抑或是新仇舊恨一鋪結賬? 被掟的差人為打人的付賬? 論刑期三年不長兩年會太短, 反思, 再過三五七年還需反思。懂得前瞻就可以減少反思。懂得想前途就不會成為暴徒。真的沒有前途就只有暴徒一途? 叫人太糊塗了。

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暴動的代價

去年農曆年初二旺角暴動第一宗審訊今天在區域法院審結, 區院法官沈小民(Fred)把3名被告定罪, 聽畢求情後, 沈官把3人還押至明天判刑。3名被告為港大女學生許嘉琪(22歲)、學生麥子晞(19歲)及廚師薛達榮(32歲)。應該判處甚麼刑罰呢? 判監在所難免, 上訴庭對此罪的量刑指引來自喜靈洲戒毒所案及白石船民中心案。論性質, 可能本案的案情比案例所述的案情稍輕, 但判監在所難免, 尤其是32歲的廚師, 3年左右吧。22歲的港大學生會判得輕一點, 19歲的那位, 明天理應不會判刑, 應先索取報告, 若判即時入獄就會犯下原則性的錯誤, 因為法例第221章《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9A有這要求:

少年罪犯的監禁
109A. 對監禁年齡在16至21歲之間的人的限制

(具追溯力的適應化修訂——見1998年第25號第2條)


(1) 對任何年屆16歲或超過16歲而未屆21歲的人,法庭除非認為沒有其他適當的方法可處置該人,否則不得判處監禁;就決定任何其他處置該人的方法是否適當而言,法庭須取得和考慮有關情況的資料,並須顧及在法庭席前的任何關於該人的品格與其健康及精神狀況的資料。

(1A) 本條不適用於就附表3宣布為例外罪行的罪行而被定罪的人。
(由1971年第5號第10A條增補。由1994年第58號第4條修訂)


(2) 在本條中,法庭 (court)包括區域法院及裁判官。
(由1976年第35號第11條修訂;由1998年第25號第2條修訂)

故此, 麥子晞的判刑會再押後, 先索取不同報告作考慮, 包括勞教中心(14至25歲)、教導所(14至21歲)、社會服務令等背景報告。在求學期間, 思想未成熟(但自以為很有主見)的學生, 一般判刑都會較寬鬆。不過, 暴動是嚴重罪行, 法庭的考慮不只限於個別被告擲了多少個玻璃樽或磚頭, 而是會把暴動的整體規模來考慮, 包括使用暴力的形式(level of violence)及程度(scale of violence)。我也不相信沈官會跟從判監6年的判刑指引, 畢竟指引是涉及在懲教署管理的地方發生的, 這次街頭暴動, 卻沒有直接的判刑指引, 要參考相類的, 恐怕是50年前的, 那又太不合時了。

學生犯罪判監當然可惜, 就等如學生為了錢被人利用去運毒, 卻不會因為他們的身份及年歲一定會獲輕判。參與社會運動而違法雖然不能與運毒相提並論, 畢竟後者是為了錢財鋌而走險。不過, 不論是情緒上受鼓動, 抑或被金錢打動, 這些心智未成熟, 閱歷有限的人的共通點是容易被利用。參與社會運動的容易起哄上街, 抗議惡法, 以武制暴。在背後策劃煽動學生的主腦, 跟那些毒販相似的是, 自己不會落鑊。有些在背後策劃的人, 就算沒有刻意利用學生的天真, 也沒有正確誘導他們在參與社會運動時行為激進的界限。這些領袖、教授、學者, 他們在倫理道德上不也是guilty like hell嗎? 當大家兩腳一伸時, 不論去了天堂地獄, 總算是必然的終結。那些儍兮兮的人, 卻先走入了懲教機構洗滌一番, 終身留下烙印。這代價值得嗎? 歸根究底他們爭取了甚麼?

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

胡官接受了甚麼任務?

梁家傑將投曾俊華 稱胡國興任務完成

【明報專訊】距離特首選舉投票日不足兩星期,提名胡國興參選的法律界選委、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昨表態,表示會投票予曾俊華,該黨今晚將開會討論整體投票意向。

梁家傑形容,選舉形勢現時很清楚,林鄭月娥「囂張跋扈」、「肯定不用想(投票予她)」,故應在餘下兩名人選中,支持最有能力贏林太的人,曾俊華在提名期獲建制派和民主派選委提名,但胡國興只得民主派提名。

公民黨昨於中環擺設街站,呼籲市民參與港大民研負責的民間特首選舉投票。胡國興近日提出民主派選委在投票時應「分散投資」,引起反彈。梁家傑被問及有否後悔提名對方,梁稱「不存在後不後悔」,強調對方在今場選舉有其角色,就是在人大8.31政改決定和《基本法》22條立法等議題上質詢另外兩人。

公投暫得3萬票

梁家傑表示,胡國興在此角色上「做得很出色」,「就算零票落選,我都會封他是英雄,他的任務完成得非常漂亮」。

對於民間公投反應冷淡,至昨日只有約3萬多人投票,公民黨執委余若薇相信,這存在很多因素,包括技術問題,但不認為是市民覺得公投「無意思」。
(15/3/2017))

梁資深大律師說胡官的「任務」完成得非常漂亮, 如果胡官不走出來對這講法作出解釋或申辯, 那麼就算黎智英暗示他是共產黨臥底的指控不成立, 他肩負了泛民委派的任務的講法就成立了。如果胡官真的不是接受了「任務」而參選, 他乞求提名時並沒有接受「任務」來交換的話, 梁家傑這講法就語帶誤導。相反而言,  整件事有可能涉及違反法例第554章 《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如果胡官參選, 明知會被利用作棋子, 但與提名人並無任何提名入閘的協議, 當然不犯法, 因為在那情況下, 他自己置個人榮辱不顧去搏一鋪, 就算得到零票也與人無尤。但如果事前談了條件, 入閘附設某種任務, 我就會從《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7條鑽硏一下了。第7條這樣講:


7. 賄賂候選人或準候選人的舞弊行為


(1) 任何人舞弊地作出以下作為,即屬在選舉中作出舞弊行為 ——

(a) 提供利益予另一人 ——

(i) 作為該另一人在選舉中參選或不參選的誘因;或

(ii) (如該另一人已在選舉中獲提名為候選人)作為該另一人撤回接受提名的誘因;或

(iii) (如該另一人已在選舉中獲提名為候選人)作為該另一人不盡最大努力促使該另一人當選的誘因;或

......

我覺得胡官有需要出來澄清, 究竟是被「屈」抑或被「妥協」了。黎智英和梁家傑, 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他們是在欺負老人家抑或是3人在同場唱大戲呢, 胡官不得不解釋一下。就算被屈也要屈得清清楚楚, 否則不知就裏的人只會當他是同謀, 其他泛民選委也理所當然不把票投給他。梁家傑資深大律師的用語十分吊詭, 胡官斷無理由看不出箇中用意, 如果他一直都不走出來澄清, 又不是同謀, 我就只能當他糊塗了。

我一直對300+的競選策略大不以為然, 看到他們對胡官一面「砌」一面「氹」的手法確實使人嘔吐。他們憑甚麼覺得自己可以站在道德高地, 指責他人在欽點操控, 自己使出同等下流的對抗手段, 還可以說得大義凜然? 不如乾脆講, 政治是污穢的, 所以我們也耍污穢手段來對抗。

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查冊個人刑事案底

時常有人留言問我刑事案底的問題, 我基本上依賴2004年保安局長在立法會答議員諮詢時的官方答案來演繹。近日有人問我: 「年少時(未滿)16歲犯了刑事案, 收押21日後判了社會服務令, 現在30出頭, 需要去美國公幹, 擔心案底會影響簽證, 究竟少年案底會不會有紀錄。」 我真的不知少年定罪紀錄究竟會保存多久, 也不知16歲以下的刑事紀錄和16歲以上的會不會分開看待, 以前做得J仔太少, 現在完全不敢肯定講。人去茶涼, 以前打一兩個電話就得到答案, 現在有誰知標少係乜水。為免這讀者失望, 我今早就發電郵給「無犯罪紀錄證明書辦事處」, 下午就得到主管的回覆,  內容如下: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ersonal Data (Privacy) Ordinance, Criminal Conviction Data Office has been established to enable the public to enquire whether there is any criminal conviction record against him / her being kept by the Hong Kong Police Force. If conviction data is found, a copy of the records will be given to the requester. If no conviction data is located, the requester will be advised of the result verbally.

In view that criminal data is highly private and sensitive, the Data Subject, and the Relevant Person if any, should bring along his/her Hong Kong Identity Card and attend the office in person at 14/F, Arsenal House, Police Headquarters, 1 Arsenal Street, Wan Chai, Hong Kong for confirmation of identity. The prescribed fee for the Service is $50.

即是帶$50同身分證, 去警察總部14樓查冊便可。特此敬告各位law友, 有客仔問到, 除了比對167項可紀錄罪行(recordable offences)的清單外, 最穩妥做法就是去查冊, 因為167項罪行以外的定罪, 也有機會留下刑事案底, 譬如判了監禁。

香港警察効率真的不錯, 我講明不是我自己個人要問的問題, 回覆又快又清晰, 所以請各位不要動輒就仇警, 香港警察整體表現是不錯的。

2017年3月12日星期日

由陪跑變卧底的胡官

【短片:特首跑馬仔】稱被指為共產黨臥底 胡國興:用一世人嘅誠信講心裏面嘅說話(17:30)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今日在《蘋果日報》撰文,指特首候選人胡國興身邊有不少人與內地有關係,而且過去政治上傾向建制派,認為他參選是𠝹票。胡國興下午發聲明回應,指自己不是共產黨臥底及盡力爭取市民支持沒可能有錯。

黎智英在文章中指,早前胡國興建議泛民選委把票分成兩半,不要集中投給一人,認為胡國興「𠝹票之心昭然若揭」。

黎亦在文章中指胡的兒子及舅父都與內地有關係,助選團中亦有民建聯議員葛珮帆的前助理。另外黎智英亦指胡國興過去不曾「為泛民講過一句好話,也從未接觸過泛民中人,或參加過任何泛民集會」。他認為胡國興「突然間性情大變,顛倒了自己的背景和過去的是非,幡然大悟拿起黃旗反紅旗!」

胡國興下午發表聲明回應,並在記者會上說「有人話我係共產黨臥底,唔該你哋各位用對眼望實我, 我係用一世人嘅誠信同你哋,係講心裏面嘅說話。無花、無假。」

胡國興聲明指黎智英說他身邊的人與內地有關係,所以說他是中共臥底,反問如候選人家人有美國護照是否等同由CIA(中情局)派來,直指黎智英的說話是廢話,「以一個人身邊的人的背景去攻擊他,是文革時代的手法。」

就被指𠝹票,胡國興則回應稱現時形勢嚴峻,最重要是防止林鄭月娥在第一輪投票當選,亦指暗票結果可以出人意表。他說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和曾俊華都應該盡力爭取建制派的票。
......
(12/3/2017 明報即時新聞節錄)

我批評得胡官多, 今次要寫一篇撐下佢先得。上一篇有留言貼了黎智英部份質疑胡官的論據, 我不去蘋果睇, 只採用了明報的報導來評論。

黎智英可能食懵了, 寫文來罵胡官, 把他視為共產黨卧底, 講真, 除非蘋果有內幕, 或者狗仔隊找到蛛絲馬跡, 否則別開玩笑, 指控實在荒誕。胡官1992加入司法機構做高院法官, 2012年退休後再委任為高院暫委法官。胡官退休時是上訴庭副庭長, 再委任只能降級為高院暫委法官, 除非可以再上位為終審法院法官, 鄧國楨法官就是一例, 他的歲數跟胡官相若。論法律方面的資格, 胡官攀不上終院, 他只是公職王, 並沒有堅實的判辭存世, 致使他可以攀上去。就算他暫委的職位也是有期限的, 去年10月不因宣佈參選而辭職, 也只不過做多幾個月。黎智英指責胡官過往沒有為泛民講話, 沒有參與泛民活動, 講得太無知了。胡官加入司法機構20幾年間, 受到《法官行為指引》約束, 根本不能公開發表或參與政治, 當然就沒有可能公開支持泛民了。在任法官期間, 他又何嘗公開支持過建制派? 如果黎智英以此為論據, 那就顯示他極度無知了。根正苗紅像死鬼副庭長廖子明, 你都不曾聽過他公開自己任何政見。搞了煽情傳媒多年的肥佬黎, 連這些都不懂就亂開筆, 失禮死人。

與其指責胡官在𠝹票攬炒, 不如去問那180個推胡官入閘的泛民意欲何為。胡官入得閘當然不想吃光蛋, 當然叫泛民分票給他, 唔通去叫無提佢名既建制人士施捨? 胡官梗係怕只得與提名不相稱的低票或零票選舉結果, 老人家臉皮厚都唔想羞家成咁。即係好似蘋果如果銷量每日得一百幾十份, 你肥佬黎都接受唔嚟喇。邊個叫你班友推佢入去先? 你睇, 葉劉入唔都閘, 幾多人安慰問候, 佢幾風騷。所以, 我一向覺得胡官不能入閘, 真的為他老人家好。現在他被人利用完還要被人罵, 那有天理。

黎智英其他論據就近乎抄家, 胡官家人在大陸的人脈關係可以入了胡官的賬? 咁小小超撐林鄭, 佢老豆話唔得罪人乜人都唔提名又點解讀? 田大少田二少政見立場不同又怎去下定論? 已故副庭長李福善跟他的資深大律師女兒李志喜政見相左, 又應該怎樣評價? 別忘記是胡官第一個宣佈參選的, 早過鬍鬚幾個月, 誰在𠝹誰的票呢? 

三個候選人都是建制派, 黎智英要撰文罵就應罵泛民推建制入閘, 或者罵泛民笨拙推胡官入閘攬炒, 而不是諉過於胡官𠝹票。到了現在發功去攻擊誣捏胡官, 盡顯一貫煽情毫無公信力的本色, 為達到目的, 不擇手段炮製輿論, 香港之恥。你班想出餿主意的人, 把老人家弄諸掌上, 推入火坑, 還要淋漒, 情何以堪?